想改个名字不知道改啥呀呀

撕了两天,来lofter缓缓
我忽然发现真的看文看电视也好,这些对我来说真的就只是闲暇时的消遣
撕逼战斗才是真正能让我感到快乐的东西
比方说我晚上看文看着看着会困到不行睡着,但是撕逼撕着撕着就越来越精神,恨不得一晚上不睡第二天依旧神采奕奕
哈哈哈哈哈哈哈

不要脸的还能再彻底一点吗
答案是不能
微博上的存图
想写文的人就继续写吧
没问题
反正我们都知道你们还在萌这个cp的是什么想法了

这个cp为什么让人觉得恶心
为什么纯粉会觉得没有存在的必要?
是因为粉这个cp的人不但有一部分再做着吸血抄袭改图倒贴这种事
另外的,大多数的,口口声声表示自己是cp粉只想圈地自萌喜欢两个人的
全都是蔡徐坤腐唯
自己去看看写文的那些人的主页哪个不是什么昊坤异坤all坤
腐唯非要说自己是路人
腐唯非要说自己对两个人同等喜欢
是你们觉得纯粉傻还是纯粉真的傻
再说一遍,腐唯想萌cp想拉郎有99个练习生加五个导师可以拉
再拉zyx就别怪人开骂
道理说了这么多也算仁至义尽

萌cp的有没有倒贴
有没有吸血
真的是平等的在萌cp不拉踩吗
口说无凭
有图为证
不信的自己看吧

冷到北极圈的cp圈地自萌了哭哭
虽然是小透明粉,但是好希望我的cp可以有机会同台啊
有机会拍电影或者电视剧都好😢😢😢😢
你们说,二月红攻的下来厂花嘛泪泪泪

家有仙妻(5)

我现在只有上班摸鱼的时候才能写文,写完用手机拍照然后回家再用ipad一个字一个字打出来,觉得自己好不容易啊TAT
话说我自我感觉这章俩人关系发展有点快,不过因为这两天糖太多,我简直恨不得第一章就让他们滚上床。

5.如意宝珠首次显灵

孙红雷最先从恍惚中醒过来,他拦住满脸写着八卦两个字,向张艺兴扑过去的三人组:“啊,哪来的表弟啊,我怎么都没听说过?”

他看着张艺兴因为他的话不满意地鼓起了嘴,两颊满满的好像塞满了松子的小兔子,语气也不知不觉放缓了起来。张艺兴在身上掏了半天,掏出他从小五那里抢来的手机:

“喏,要不你给姨妈打个电话,问问她就知道啦~”

孙红雷满心疑惑的接过手机,啧啧,还是六屁呢,小孩子还挺有钱的嘛,他一边想着一边拨通了母亲的电话。

而这时候张艺兴却偷偷捏住了右耳的耳环,闭上眼睛默念“宝珠宝珠,快帮我成为他们家的表弟。”耳环瞬间发出一道不可见的白光。

“喂,兴兴啊,怎么给姨妈打电话了,找到你红雷哥了吗?”

“妈,是我啊。您儿子。”孙红雷一脸黑线,看样子这还真是自己的表弟。

“哦,是雷雷啊,接到你弟弟了吗?那孩子可不容易,在n城也没个亲人,你一定要好好照顾人家啊!”孙妈妈自顾自的开始絮絮叨叨起来。

“妈,到底怎么回事,我从哪来的弟弟啊?”

“哎呀,你不记得啦,他就是,就是……”艺兴的耳环又继续旋转着发光起来,“他就是你八舅的小姨子的弟弟的三叔的儿子啊,小时候你还带他玩过呢,他刚高考结束,说是去n城玩一个月。”

“哦哦,知道了。”孙红雷匆匆结束了通话,没想到还真是个远方表弟呢,他妈还让他多带着兴兴弟弟玩玩,不过这种小屁孩他才懒得管,给他个地方住,供着吃供着钱也就得了。

想到这里,他咳咳了两声,问道:“艺兴啊,听我妈说你刚高考结束,考上了个什么大学呀?”

张艺兴一听就知道糟糕了,他哪里知道这人间有什么大学,只好低头小声喏喏地说:“就是那个@)/(sxcdf大学啦”

“什么?”孙红雷是真心没听清楚,张艺兴低下的头顶,模糊能看见头上柔软的两个发旋。莫非自己把这个孩子吓到了,他看着那一对已经微红的尖尖双耳,第一次觉得自己的霸气这么惹人厌。

“呀,就是那个hsuiwkjhws~/大学啦”张艺兴还是没抬头,不过还好王迅过来为他结了围,“哎呀,肯定是外国的不知道什么名字的大学啦,别在门口傻站这了,快让他进去吧!”

“对对!就是外国的大学。”艺兴小鸡啄米的点着头,他不敢看孙红雷的神色,跟着王迅进了大门。

孙红雷站在他后面直摇头,这孩子,咋看得这么呆呢。

虽然嘴上说着不乐意,但孙红雷还是为张艺兴准备了一件客房,在客房里,张艺兴躺在软软的床上滚来滚去。

“宝珠宝珠啊,你说我是不是很聪明啊~这么快就渗透进了他们的生活,想来完成任务也是指日可待啦!”

“什么指日可待啊?”从背后传来的声音吓得他一下子就坐直了起来,孙红雷一只手搭在门上,面带微笑地望着他。

“你,你怎么随便进我房间,还有没有点个人隐私了?”张艺兴话都说不囫囵了,要是孙红雷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可就糟糕了,会不会把他送进实验室让科学家去研究啊。。。显然他还没想过一般人是不会随随便便相信有神仙存在的。

“怎么着了啊,我家我还不能进了啊?”孙红雷好笑地看着面红耳赤的少年,故意在床边坐了下来,装作严肃地望着他的眼睛。没想到少年竟一把把被子蒙在了头上,好似受了惊吓的鸵鸟,只留两条白嫩的小腿在外面不满地蹬着。

“八资道,八糕书你,哇神马嘟八资道。”从被子里传来软软的撒娇声音,清脆的少年音经过羽绒被的过滤也变得闷闷的。

“别闹!小孩子这样对身体不好,别闷出病了来。”孙红雷皱了皱眉头,果然还是个小孩子,也太玩闹气十足了。

“我才不是小孩子呢!”从被子里猛的探出一个小脑袋,因为太热的缘故刘海都变成了一块块黏在了额头上。“我活的可比你久多了”,张艺兴最听不得别人说他是小孩了,以前在月老山上他是修行最短年纪最小的,受了不知多少那些灵草灵兽名为疼爱的“欺负”。现在好不容易来了人间,竟然还被凡人说小,真是孰可忍孰不可忍!

“好好好,你不是小孩了,你最大了。”不知怎的,孙红雷就是没有一点想和张艺兴争吵的欲望,反而是不知为何就想哄着他。他忽然眼前这个少年气鼓鼓的样子像极了愤怒的小鸟,他玩游戏的时候就总想去戳破那个鼓鼓的红色小鸟。于是他也这么干了。

孙红雷伸出食指使劲戳戳张艺兴腮边的酒窝。嗯,酒窝很深,触感很好,他不禁内心感叹果然跟他想象的一样美好。

“你你你!”张艺兴指着他,气得手都哆嗦了。小兔子的耳朵都气得竖起来了,孙红雷这么想到。

“好了好了,真不逗你了,哥错了,哥错了还不行吗?”孙红雷心情很好地把手放在艺兴额头上来回摩挲着,光滑的皮肤甚至在吸附着他的手掌。果然额头大摸起来就是舒服。

张艺兴颇为不满意地扭来扭去,把自己扭成了一颗巨大的麻花,“不许摸我,不许欺负我,反正什么都不许!”好讨厌眼前这个人,讨厌把他当小孩看待,讨厌戳他酒窝,讨厌摸他额头;他做的一切通通都好讨厌。

“嗯,讨厌我是吧,那超市就不要去了,零食也别买了。”

“哎呀这可不行!”张艺兴一听这话,眼睛都瞪圆了,“你答应姨妈要好好照顾我的,男子汉大丈夫可不能说话不算话!”之前明明答应他要一起去超市买零食的,就算再生气,自己的肚子又没犯错,好吃的东西可不能拉下。

家有仙妻(4)

颜王生日,不敢不更新TAT
大概会有很多语句不通顺,听歌写的,写完以后自己都没读一遍。。。

4.表弟驾到

虽然张艺兴顺利的解除了这段错误的婚姻,但被他无意中弄断的红线使得孙红雷和他命定的爱人再续前缘,于是月老派他下凡来促成这段姻缘。

“呜…呜呜……”月老一边哭一边从手指缝里偷偷地瞄张艺兴,看他还是一副呆呆无反应的jpg状态,立刻低下头继续哭:

“我怎么这么倒霉哦~我月老十万年的全五星零差评信誉就这么毁于一旦,小五啊,要是天帝把我拉到困仙台上你不要为我哭,谁让我收了这么一个不孝的徒弟啊呜呜~祖上没积德啊~”

“好啦!”张艺兴终于忍不住了,爆着青筋说:“我去,我去还不行嘛。”

“真的呀,果然是我的宝贝好徒弟,来,师傅亲一个~”月老一听这话立马精神了起来,老顽童般搂着艺兴不撒手。

“放手放手,要不我就不去啦~”张艺兴不堪其扰,只得用不去来威胁。

“好嘛好嘛,不过乖徒弟,师父还得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,在人间你是不得动用法力的,呀,不要打我不要打我啊TAT”月老犹犹豫豫的把话说到一半就不得不逃开躲避张艺兴的追打,虽说张艺兴一向脾气温柔,不过兔子急了也是会咬人滴。

“哎哟喂,师父你逗我呢?没有法力我可怎么撮合他们俩啊”张艺兴不禁发起愁来,对一个不识人间情爱的小仙来说,让一对陌生人爱上彼此实在是再难为他不过了。

“用你的魅力啊~为了师父牺牲一下自己的身体又怎么样。呀呀,真的别踢我了。放心吧,虽然不能动用仙法,可师父还有这个法宝呢”月老取出一个银镯,十指变幻了一下,银镯就缩小成耳环模样自动粘在艺兴的右耳上。

“这个如意宝珠能满足你的一切愿望,但是要记住,他的法力一天只有一次,一定要慎用啊~”难得严肃的月老让艺兴也不由得紧张了些。

“我记住了师父。对了,你还没告诉我孙红雷的命定恋人是谁呢,我该怎么找他啊?”

“只要孙红雷遇见他,你耳上的宝珠就会自动发热,你自然就知道他是谁了。而他的名字,天机暂不可泄露啊~”月老摸着长长的白胡子摇头晃脑道。

“又是天机……这倒霉的天机”张艺兴无奈了,这倒霉的天机每次都和他故意作对。不过再不愿意他还是带着宝珠和一肚子的怨气下了凡。

“徒弟啊,不是师父坑你,只不过这次是你自己的劫,只希望你能早日坎破情劫。哎。”
张艺兴不知道月老在他走后不住轻叹着,他亦不知道这次看似简单的任务也是他命中注定的天劫。但知道又如何,就算时光再重来一次,他还是会义无反顾地去笑、去哭、去爱、去痛、去受伤。去,遇见他。

而此刻在n城,由于王迅的报复,孙红雷的事业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。
“来啊来啊,青龙帮的帮众只要脱帮就能在迅哥连锁超市领取毛巾一块,肥皂两条~”,n城街头到处都能听见这样的宣传吆喝声,抠门的王迅这次也算是下了血本了。

不到一个星期,孙红雷的产业就缩水了一大半,这也逼得他不得不捏着鼻子放下尊严去跟王迅讲和。在双簧,阿不,双黄组合--神算子黄磊vs老狐狸黄渤的说合下,王迅才终于答应放他一马。不过昂贵的调解费变成了压垮孙红雷的最后一根稻草,现在他所有的资产就剩下了一栋位于市中心的红房子别墅。

而双簧还恬不知耻、大摇大摆的住进了这栋别墅。孙红雷更没想到的是第二天王迅竟然也搬进了别墅,美其名曰:“负心汉的便宜不占白不占。”不过孙红雷对他们也丝毫没办法,只好暂时和这三个讨厌鬼住在一个屋檐下。

“吃我的,住我的,还要我给你们打扫卫生,还不帮我开门。我是你们的佣人吗?!”当门铃被按响的时候,孙红雷一边大声吼着一边愤愤不愿的去开门。而屋里嗑瓜子的王迅,看报纸的黄渤,和在二楼碎觉的黄磊,不论哪一个都在自顾自的做事,完全没有理踩他。

“你们最好都给我小心点,老子可不是好惹的~”孙红雷嘴里还在不停唠叨着,他不耐烦的单身哐当一声打开门

“哪来的傻子敲门敲个不停,要让我知道你没事找事,看我不打……”孙红雷的狠话说到一半就被自己咽了下去。

“这是打哪儿来的美人,不,如花似玉的小伙子啊?”他看着眼前的人吞了口水。

这个站在台阶上仰头张嘴望着他的人,个头只到他的肩膀,皮肤白白的发着亮光,眼睛里全是委屈,因为抿着嘴,腮边的小酒坑显得越发的深,呆萌地跟个小兔子似得。不是张艺兴又是谁?

只见张艺兴哇的一声就扑倒了孙红雷身上。

“这个,美人儿,虽然你投怀送抱我是很高兴啦!但你到底是哪位啊?”孙红雷虽然被吓了一跳,但还是稳住怀中的人,坐怀不乱地问道。

“表哥,红雷哥哥,你都不记得我了吗?”张艺兴头埋在孙红雷肩上,眼里透出一丝狡黠。

“表哥?那你是……”

“我是你的表弟,兴兴表弟啊~”

“表弟?我有表弟?哪来的表弟?←_←”这是孙红雷的疑问。

“表弟。(•̀⌄•́)”
“表弟哎!⊙ω⊙ ”
“表弟啊,( ̄_, ̄ )”这三声属于问讯而来的三位房客。

“嗯,是表弟哦\( ̄︶ ̄)/”这是张艺兴呆萌的声音。

是的。

表弟来了。

家有仙妻(3)

我好像有点点不上tag 难道是见鬼了?








3.断裂的红线 新妇素手裂红裳

王迅和孙红雷举行婚礼的当天正好是月老喝酒回来的。他一看到绑着红线的这两人,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。

“艺兴啊,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,你怎么能就把这两人绑在一起,哎!这可出了大事儿啦!”

“他俩怎么了,不好好儿的吗?而且这两人身上的姻缘光都闪的一样的。”张艺兴有些不服气,他观察了好几天,这两人相处也算是和谐有爱,他还颇为欣喜自己促成了一段好姻缘。

“还敢说嘴,我的小祖宗咧,你把他俩凑在一起可是违背天命的。而且这孙红雷是有命定爱人的,三世情缘,命中注定。现在这可怎么办哦。”月老唉声叹气着。

“哎呀,那我现在就下去把他俩的红线解开不就结了。”艺兴一听自己犯了大错,也急了起来,赶快要抢在他俩结婚之前结束这段错误。

“还好还好赶得上。”张艺兴好不容易通过升仙隧道到了他们结婚的礼堂,拍着胸脯直喘粗气。这两人已经随着婚礼进行曲的节奏走在了红毯上接受众人的祝福,艺兴再不解开红线就来不及了。

“王迅,你愿意和孙红雷结婚,爱他,忠诚于他,不论贫穷疾病困苦,都不离不弃,都一生相随,直至死亡。你愿意吗?”神父已经开始进行婚姻宣誓了。

“我愿意”王迅毫不犹豫地答到。

“孙红雷,你愿意和王迅结婚,爱他,忠诚于他,不论贫…………”神父又转头问向孙红雷,可不知为何,孙红雷觉得神父的声音在耳中逐渐变得模糊起来。

在恍惚中,孙红雷觉得眼前站的应该是一个皮肤黝黑笑容温暖的男子,他留着蘑菇头,对他说:“你造吗?我宣你很久了。”可眼前的画面依旧在旋转,这次出现的人看不清他的脸,只能听见那清脆而凄楚的声音:“大骗子,我再也不要等你了。”

“孙红雷,孙红雷!”神父的声音把他从恍惚中惊醒,
“孙红雷,你愿意吗,愿意和王迅结婚吗”

这时张艺兴正蹲在两人中间使劲解着红线上的结,急得鼻尖上渗出层层的汗珠,“惨了惨了,要解不开可就惨了”。

“我……”大家都在期待着孙红雷的回答。

“我不愿意!”

张艺兴废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解开绳子,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他也顾不得这许多,使劲一拽,红线竟然断裂开了,静静的从两人身上掉落下来。而张艺兴也惨呼一声,红线毕竟是仙家法宝,把他两手的手心都灼伤了。

“都是这个坏蛋害得。”张艺兴一边吹着手一边恨恨道。

“我当然不愿意!天哪我怎么会和王迅这个大松鼠结婚,太可怕了,快离开这个鬼地方!”红线一断,孙红雷立刻就清醒了过来,他怀疑是不是中了什么迷药,要不他怎么会以为自己爱上王迅。现在赶快能逃多远是多远。

“孙红雷,你敢这样对我,我不会放过你的。我王迅还从来没受过这种侮辱,你等着瞧吧!”被所有人看尽了笑话的王迅气地七窍生烟,他对着孙红雷大喊着,发誓要报复他。

“孙红雷,我要让你在n城再无立足之地。”王迅恨恨地撕裂了那朵本来别在他胸前的红花。

不过孙红雷现在可顾不得这么多,他满脑子想的都是逃的越远越好。他跑着穿过蹲在地上还没来得及起身的张艺兴的灵体,张艺兴楞楞的看着从自己身体中穿过的男人,他的灵体消散后又重新聚拢,撅着嘴抱怨道:“果然是大坏蛋TAT”。

远处的孙红雷好像听见了什么声音,他犹豫地回头望望,看到什么也没有,楞了一下又继续走出教堂外。

三生石,三生路,三世情缘尘归土。但相思,莫相负,再见时盼如故。

家有仙妻(2)

慎点啊,这章全红迅内容
这章我真心都不好意思打红兴tag了,因为一点红兴内容都没有,表打我!我自己都要哭了,明明是all兴属性的人,竟然写成了红all文
我安慰自己这是必须的,黎明前的黑暗
我保证下一章红兴两人就能见面了'TAT

2.王迅和孙红雷要结婚了

王迅和孙红雷要结婚了,这可是现在n城最大的八卦。

这两个人在n城都是响当当的人物,先说孙红雷,他是青龙帮的老大,这里我们又不得不插一脚说说青龙帮这个n城乃至a省最大的黑道帮派,杀人放火抢劫贩毒这些事情样样都!不!做!建设地产、扶持经济、帮贫扶老、维持社会治安才是青龙帮的本质工作。说的通俗点就是每天带着一帮小弟当包工头去盖盖房子、卖卖涮串麻辣烫、没事扶老太太过过马路什么的,去年青龙帮还有幸入选了全国文明黑帮前十。而老大孙红雷呢,他天生长得就一副混黑道的样子,蛮横凶狠,好像随时都要吃人一样。可惜他妈把他眼睛生小了,古铜色的脸上镶嵌着一对绿豆眼,一笑起来就不见眼的成为传统意义上的暖男。所以为了维持自己黑帮老大的尊严,平常都用个墨镜把'自己的小眼睛遮住。

孙红雷同时也是n城著名的颜控,口头禅“你看我帅不”?还不允许路人说不帅,嘿你说十几个彪形大汉虎视眈眈的站在你后边,你敢说他不帅嘛~以自己的容貌为傲是一个方面,另一方面出名的是他喜欢美人,非n城小姐a省先生不娶。

而王迅呢,是出了名儿的抠门商人,容貌谈不上美,不过那一口白森森的松鼠牙倒是特有辨识度。虽说在n城开了四五家连锁超市,但平常做买卖生意少一块钱他都能计较半天,从孔孟之道谈论到家有老母需赡养,就是毫厘不让。但就这么八杆子打不到的两个人,竟然刚认识了一个月就说要举办婚礼,这可是跌破了所有人的眼镜。

据八卦通社的资深记者王小玉通报,他们相遇的情况应该是这样的:
一个细雨蒙蒙的清晨,在xo湖的湖畔,三生石边,一个身材纤细的清俊男子跪地祈祷着,他双手合十,默默祈求着上天赐予他一份命中注定的爱情。
同时有一位打着油纸伞的带着愁怨,不,是带着墨镜的男子。他穿越人群,从尘埃中走来,走到清俊男子的身边,轻轻扶起他,对他说:“迅儿,你是在等我吗?我为你而来了~”
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。

而这样凄美的爱情故事,在路过的杨大妈嘴里却是这样的:
哎哟我滴妈呀,那天早上我出门买菜,刚走到湖边,就看见一个大个子松鼠在石头前面跪着,那长牙啊差点没把我给吓死。也不知道他嘴里在叽里咕噜个啥,还把糕往石头上摔,我说呀这人一看就是个二傻子。
没想到一转头,我又看见一个大傻子,哎哟我去,这大热天穿西装裹得严严实实的,大早上还带个墨镜,你说能不是大傻子吗?这真是打从东边来了个傻子,西边来了个呆子。
不过别说,这大傻子长得还挺俊,比跪着的二傻子好看多了,可大傻子看到二傻子就走不动路了,还直嚷嚷着:“你是我滴新狗吗?”不是,是“你是我滴幸福吗?”那二傻子就接道“为何幸福让人如此犹豫”。然后这两傻子就手拉手一起哈哈大笑。唉呀妈呀,可吓死老太太我了。

但按两位当事人的话,王迅说他对孙红雷是暗恋已久,终于得偿所愿;而孙红雷坚持他是对王迅一见钟情,而王迅和孙红雷非超模不娶的择偶标准实在也相差太多,这实在让所有人都大为不解。

不过不管人们如何非议,朋友怎么反对,这一对爱侣终于是要步入婚姻的殿堂了。可就在当日,又有一件大事发生,孙红雷竟然在婚礼现场悔婚了。

家有仙妻(1)

看b站的视频给了我标题的灵感,小时候超级喜欢家有仙妻这部台剧,然后又想到儿时看过的港剧天降奇缘,同样也是我心中的经典。
把这两部电视剧融合到一起写的故事。
文笔烂填坑慢,作者毫无文采可言
前几章红兴无交集
而且会有红迅红猪cp预警。。。拍砖轻点就好~

1.一块切糕惹的祸

当张艺兴来到这座小红房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,
周围的空气里飘荡着饭菜的香气,他吸吸鼻子,自言自语道:“有辣椒炒肉的味道呢~"虽然张艺兴不会感觉到饿,但他却是个小馋鬼,这一点已经被月老教训过很多次,而这次犯下的错误也跟他的馋脱不了关系。

是的没错,张艺兴就是天上的一个小仙,隶属于月老管辖之下,俗称红娘。当然了红娘可不一定是女的,就像王母娘娘的织女们也不一定是女的一样。当他第一次看到在织帘后面那些五大三粗的汉子,用露着浓密腿毛的小腿猛踩着织机,确实很颠覆三观。不过那也是五百年前的事儿了,现在有了织布工厂机器纺织,已经不需要织女人力织布了。那个时候张艺兴还是个实习红娘,虽然他现在也还是。。。想到这里他叹了口气,这次的事情要是能妥当解决,他也就能从实习转正了,但要是解决不了,严重到剥除仙籍也说不定。

时间回溯到两个时辰前,俗话说天上一日地下一年,人间的三个月可不就是天上的两个时辰?月老这个酒鬼正好去找菩提真人喝酒去了,只有张艺兴和几只小灵兽留下来看家。为了尽快完成实习转正任务,张艺兴可不敢偷懒,他对着姻缘册勤勤恳恳地连着红线。其实这也挺好玩,跟做连连看一样,跟着名册把身上闪着一样光的两个人连在一起就行。

“艺兴艺兴,陪我玩玩吧,这可是我从月兔那儿要过来的人间新玩具,据说叫它肾六,可好玩啦~”最聒噪的鹦鹉耐不住寂寞,一直在艺兴耳边叽叽喳喳。

“小五你可别闹~我要是不小心连错人了可怎么办”张艺兴虽然心动,却不敢搭鹦鹉的腔。

“来嘛来嘛,不会连错的啦,要不我喂你吃块切糕吧”名叫小五的鹦鹉不放过艺兴,他叼着一小块切糕扑棱棱地飞下来,喂到艺兴嘴边。

“味道还不错嘛,甜而不腻”送到艺兴嘴边的食物他可不会放过,吃完切糕,他还咂咂嘴回味了半天。“咦?小五你看,姻缘石亮了,说明有人在祈愿,容我张红娘看上一看~”

姻缘石是联通天上和人间的一块石头,只要有真心人在人间的姻缘石上许愿,月老这儿的姻缘石也会点亮起来。

“嗯嗯,n城的商人王迅祈愿能和他一见钟情的对象孙红雷在一起。”张艺兴打开姻缘册,查找着这两人的名字。
---王迅,松鼠转世。因为十世只吃松子不进荤腥,积世行善,今生投胎到大富人家,命中注定有一段善缘。
---孙红雷,马赛克转世。马赛克马赛克马赛克,马赛克。马赛克马赛克。

“什么呀这都是~”张艺兴不禁头疼起来,这孙红雷也不知是什么人,他的姻缘册都被设置禁读,还是级别的权限,也就是说除了月老,王母以及天帝等有限的几人,谁都不能查看孙红雷的姻缘状态。

“哎哟喂,小五啊,你说这可怎么办呢~”艺兴皱着眉头抿着嘴,露出了左脸颊边的小酒坑。而人间地王迅还在不停地祈祷着。

“月老在上,如果能让我和孙红雷在一起,我愿日日供奉切糕。”王迅一边说着一边放了三斤切糕在姻缘石上面。

“哇,艺兴,是切糕哎。还是n城最火的留齐斋的桂花切糕呢~你就做个好事,答应他吧”小五看见好吃的切糕,已经忍不住在流口水了。

“可是……可是……”张艺兴虽有些动心,但还是犹豫,要是胡乱配把姻缘配错了,那他可就惨了。

“不要再可是啦,你看他俩身上散发的不都是银白色的光芒嘛,虽然姻缘册看不见,但肯定也不会错的啦,安啦安啦~”鹦鹉又忍不住吵嚷起来。

“好吧……”张艺兴犹豫了半天,可还是没抵过切糕的诱惑。他下定决心把红线向下扔去,那红线一头绑着王迅的手,一头绑着孙红雷,发出一道光芒,刹那间又隐匿的无影无踪。

“真开心,有好吃的吃啦~小兔小鹿你们也一起来吃”小五捧着切糕开心的呼朋引伴,张艺兴手里拿着糕却吃的食不知味,不管怎么说,他总是隐隐有些不安,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。

用一句烂俗的话来说,从这一刻起,命运的转盘就开始转动了。这不经意间牵上的红线,改变了这六个人一生的命运。